乱孽

第七章 :爆竹声中一岁除

阿阳哥2020-04-15 15:29: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聂齿委屈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

陶美人儿叹息一声,上前拉着如意的手,道:“如意,你不要怪你师哥,有些事,娘迟早是要知道的。早一点知道,比晚一点知道要好。”

高如意噘着嘴,瞪了一眼聂齿,然后呲了呲牙,调皮道:“破师哥、臭师哥,真是个笨蛋!”

陶美人儿脸上总算露出半点笑意,可忧伤总胜过喜悦。她能感觉到的唯一的一点欣慰,那就是她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身边,能有一个像聂齿这样的人保护着她。

她温柔的抚了抚如意的头发,泪眼道:“好了丫头,你也和我一起去看看你的小表姐吧!她受了那样的委屈,心里一定很不好受。”

高如意瞪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母亲,问道:“小表姐?她怎么了?”

昨天下午的事,她自然知道,但有些事她却不知。

刚刚她只是陪着阿碧一起去找公主散心,没想到去的早了,公主红月竟还没有起床。

驿站里早上才发生的事,她自然不知道,所以也就不知道她小表姐受辱的事。

是以聂齿刚刚对陶美人儿讲的,却是这两天来发生过的全部的事。

也不知陶美人儿听得糊涂,还是聂齿说的糊涂,她竟以为女儿都已知晓。惨笑道:“好了丫头,你就不必瞒着娘了,你表姐受辱的事,娘都已经知道了。”

高如意眉头一皱,觉得母亲的话有些奇怪。也许不是话说的奇怪,而是语气,那种语气太过忧伤……

阿碧也觉着不对,抢先道:“伯母,昨天的事情不是已经都解决了吗?大国师出面,两家罢手,化干戈为玉帛,还住了同一间屋子……”

她正说到了陶美人儿的痛处,心道:“要是没有这‘化干戈为玉帛’的事,雪儿清白的身子又岂会被人糟蹋?”忍不住痛哭起来。

望着女儿如意,暗想:“嗨!来了不如不来,要不是因为聂齿,阿碧恐怕也不会答应让我们娘俩住进来。只是雪儿那边,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她又是庆幸又是惋惜。

高如意也道:“对呀!事都已经过去了,您去了也解决不了问题,搞不好还会使表姐心里阴影更深。”

说着又用手一指聂齿,道:“你、是不是又胡说来着?”

陶美人儿这时方才想起,或许女儿和阿碧尚不知道今早发生的事,当即挡在聂齿的身前,道:“你少吓唬你师哥,他没有说谎,更不可能胡说,你们随我去了就知道了。”

阿碧道:“可是宫中就要开饭了,一会儿送饭的姐姐就要过来了。”

陶美人儿道:“不必了,我和如意今天早上就不吃了,你自己留下来打饭吧!”

高如意噘着嘴,愤愤不悦的问道:“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不说,我也不去。”

陶美人儿脸色阴沉,道:“也好,你不去就不去吧!”转过头望着聂齿道:“你不是找的见路吗?带我过去。”

聂齿点了点头,道:“只要是我走过一遍的路,我都记得住。”

别看他记字记符记得慢,记路却比谁记得都快。也许是因为他只有两魂主事,所以更接近动物的本能。

高如意身形一转,闪电般挡在聂齿的面前,微笑道:“唉!师哥,话不说明白,你可休想离开。”

聂齿傻笑着挠挠脑袋,“其实我可不想走,我想时时刻刻的守在师妹的身边,嘿嘿。”

陶美人儿见他们两个有说有笑,心中不禁又烦又恼,呵斥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两个还闹。”

她说到后面,心知这事与聂齿无关,如意又不了解事情全貌,实不该责备二人,心甚悲伤,一时忍耐不住,又流了几滴泪出来。

高如意忙过去给母亲擦泪,柔声道:“娘,别哭了,又没出什么大事,只不过外公他们打了个败仗而已,丢点脸就丢点脸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省着以后他们见着爹总是耀武扬威的。”

陶美人儿闻听此言更是挥泪如雨,摇着头,哀声道:“不、不是啊,这次的脸丢大了啊……”

高如意努起嘴,翻着一双大眼睛瞪着聂齿道:“师哥,你来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我娘怎么哭的这么伤心?”

聂齿刚一开口,就被陶美人儿制止,连连摆手道:“不可以、不可以……别说了、别说了……”

她紧握着如意的手,又道:“好姑娘,你和阿碧好好在这儿等着,万事千万小心,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说……答应娘。”

高如意双眉紧皱,道:“不行,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一定要过去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碧道:“伯母不用担心,我一会儿把咱们三个的饭都领了,你们记得回来吃饭。”

陶美人儿摆了摆手,道:“多谢、多谢,不必惦记我们,一会儿饭来了,你自己吃就好。”

阿碧也没有接着礼让,朝着聂齿笑道:“喂!傻小子,你一会儿也过来吃啊!”

聂齿看了看阿碧,不解的问道:“唉!你刚才喊谁是傻小子呢?”他说着又左顾右盼,真好像除了他之外,还有第二个小子似得。

他这傻里傻气的动作,差点连陶美人儿都被他逗笑。如意和阿碧自然忍俊不禁。

阿碧做了个鬼脸,道:“当然是说你喽!一会儿记得过来吃饭。”

聂齿虽不喜欢被她叫做傻小子,却也不计较,只道:“吃饭?吃饭就吃饭。”天已不早,他确实有点饿了。

聂齿同师妹师娘一起,来至驿站外面。宽阔的场地中间站着几名女子,她们身着蓝色的服饰,前面带着白色的围裙,像是烧火做饭的。

她们本就是烧火做饭的。

在她们几个的旁边停着几辆推车,每辆推车上面都有一个大铁桶,铁桶旁边放着餐具。

原来那铁桶里放的,正是为参加伏魔大会的人而准备的饭菜。

两旁的房子里陆陆续续的有人出来,去铁桶里盛取食物。

饭有稀有稠,不过味道却不怎么样。聂齿拿鼻子一嗅,顿时饿意全无。摇头暗道:“这什么破玩仍啊,简直比猪食还臭。”

他没有说话,继续向前。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他们,有人喊道:“这不是那个失踪了的聂齿嘛!”

“唉!他回来了……”

一群好奇心极强的人跟着围了上来,有的道:“唉!他就是聂齿啊!长得还可以哈!”

“让开让开,我看看这聂齿长什么样。”

很奇怪,那如意明明比陶雪还要漂亮百倍,同被围在中间,可众人的眼光却都在聂齿的身上。

过了好久,总算有人说了一句:“唉!他身边的那个女孩也不错,真不愧是英雄配美女啊……”

跟着,赞叹声不绝入耳。

人群中,一双冰冷的眼睛,如死鱼一般的看着他们,他没有说话,也不想往前凑,他只想后退,离他们越远越好。

可世间的事有时候怪的恨,有些人拼命的往里挤,却挤不进去。他想离开,却偏偏被后面的人推着,不得不往里面走。

陶美人儿毒辣的目光一扫,便瞧见了他,失声道:“峰儿,到底出了什么事?”

陶峰已听见了,可却假装听不见,他拼命的往人群外面挤。

聂齿隐隐觉得不好,只怕自己做的事情已经败露。

他倒不是害怕受到惩罚,而是害怕自己的风头太盛。

也许灾难将至,但眼下绝不会来的那么快。

越慢才越可怕。

聂无双、高仕这时也从房里走了出来,二人得知聂齿归来,总是喜胜于怒。

他突然失踪,聂无双本想好好的责备他一顿,但眼下他受欢迎的程度,明显已不容他责备。

他一连喊了数声,均被人潮压下。

聂齿急着往人群外面走,可怎么也迈不开步,因为他无论在哪里,都是人潮的正中间。

最后还是如意机灵,她抓着聂齿和母亲的后背,一个飞跃,跃上屋顶。

众人实在不好跟上房去,只能在下面议论,称赞之声仍不绝于耳。

高如意笑嘻嘻的看着聂齿,道:“师哥,今天咋这么受欢迎呢?”

聂齿摇了摇头,一脸无辜的道:“大概是又做错了什么事吧!”

高如意笑道:“怎么会!”说罢,带着聂齿和母亲一个遁地术,又钻入土里,然后顺着地板,一直进入聂齿他们的房里。

此时外面这回嚷嚷的更厉害了,不仅称赞聂齿,还称赞他身边的姑娘,仿佛他们俩人就是天生的一对儿。

高仕猛一回头,见女儿她们已在房里,忙拉着聂无双的手一起退进屋里,又将门合上,才低声问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高如意拍了拍手,笑道:“遁地术,你忘了吗?”

高仕脸上一红,心知自己遁入地中,只能勉强走出五步,若超过五步,只怕这辈子也没法出来。

微微一笑,竖起大拇指头。

陶美人儿打打身上的尘土,道:“高仕,外面这是怎么回事?”

高如意不等父亲回答,也抢着问道:“对呀!师哥怎么一下子这么受欢迎起来?莫不是做了什么英雄救美的事?”

高仕一笑,笑的却不那么痛快,轻声道:“虽不是英雄救美,却也和英雄救美差不太多。”

陶美人儿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结果,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高仕笑中带悲,道:“此事说来话长。”

陶美人儿不耐烦的道:“那你就长话短说,别墨迹了快讲。”

高仕点了点头,道:“事情还的从昨天下午说起……”

陶美人儿突然一伸手,挡在高仕面前,道:“不必说了,昨天我爹他们……还有今天早上的事,聂齿都已经对我说了。我问的是聂齿,齿儿……他们为什么要把我们围在中间啊?还叫聂齿什么英雄,这是怎么回事?”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