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孽

第一十八章 两姐妹

阿阳哥2020-04-14 21:09:5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004年的寒冬,路麟城正坐在俄罗斯弗拉基米尔市的一家豪华酒店里,他正用最新款的摩托罗拉手机跟一个男子通话。

  “老楚,你给我的坐标没有错吧?”与路麟城通话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楚子航的父亲楚天骄,他是与路麟城多次并肩作战的兄弟,关系好比路明非与楚子航。

  “大概位置不会有错,可是那个尼伯龙.根的处于一种很不稳定的状态,如何进入到尼伯龙.根还需要你自己去寻找方法!”楚天骄的嗓音清快爽朗,结束了多年在西伯利亚摸爬打滚的任务生涯,他的心情舒畅了许多。

  “明非怎么样?”路麟城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那个问题,楚天骄被昂热委派到城市中保护那个拥有毁灭一切力量的男孩,他是学院档案里没有记录的混血种,就连混血种社会里都罕有人知晓他的存在。这使他成为了昂热的秘密武器,只有他能够在这座小城市里保护路明非。

  “说起来可能你会比较失望,不是打击你,那个孩子太普通了。”楚天骄的语气慢慢放缓,“完全不像是个混血种,更别提有任何龙王的特征。”

  “这是件好事情!”路麟城的回答让楚天骄感到惊讶,竟然有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优秀。

  “我不要求他成为什么精英人才,只要他能够快乐的成长便是了,做个普通人。”路麟城叹了口气,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优秀,只是如果路明非在人类社会中表现出过人的天赋能力,那么定会有人盯上他,这样一来在他还未掌握自己体内那股足矣毁灭世界的力量时不知道会制造出什么样的混乱。为了不让路明非被混血种社会里的任何人盯上,就连乔薇尼也离开了那个孩子,前往混血种社会的地下世界调查幕后黑手的阴谋。

  学院将路明非安排到了那座城市里一家极为普通的市民家庭里,刚好那家人的家主也姓路。秘党里的催眠大师对这一家子施展了催眠,使他们确信路麟城一家与他们是亲戚,将路明非寄养在家中。每一年,学院都会打一笔高昂的抚养费到那家人的账户上,那笔费用甚至超过了一家人一年收入的十倍以上。那一家三口,他们后来被路明非称为“叔叔”、“婶婶”以及“小胖子”。

  “你的想法太迂腐了,你看我的儿子多优秀,说来可能你会妒忌,路明非和我儿子现在上一个中学,我儿子成绩是全校第一。”楚天骄向路麟城炫耀着,这两人经常互相吹牛,也只有对路麟城他才会这样交心。

  “你有儿子?”路麟城皱了皱眉头,疑惑地反问。

  “糟了,说漏嘴了!”楚天骄捂住嘴巴,忽然想起来这件事情他从来没有向学院汇报过,也不希望学院知道。楚天骄沉默起来,其实他与路麟城一样,也是不希望儿子踏入混血种的社会中。

  “兄弟,这件事请你替我保密,我不希望昂热那个家伙早早地便找上我的儿子。”楚天骄语气中带着哀求,他知道路麟城与昂热亦师亦友的关系。

  “放心吧,我没有闲心管你的家事!”路麟城淡淡地说着,“不过昂热迟早会找上他们两个的,明非与你的儿子,他们迟早都得面对自己的命运!”

  路麟城挂掉了电话,他望着窗外飘舞的雪花,一口饮尽玻璃杯中的红酒。他面前的书桌上铺展着一张西伯利亚的地图,楚天骄给他的坐标在地图上跟本就是个无人区,不会存在什么研究所,他更加确信那个神秘的研究所就位于尼伯龙.根之中。他不确信尼伯龙.根的主人是谁,但肯定是属于某个君王的国度。他亲眼目睹过幼年路明非龙化时的场景,那压倒一切的威压与各种元素狂流,龙族历史中只有两个君王能够做到,那就是黑王与白王,龙族血统阶级的最顶端。路麟城看了看书桌上摆着的木框相片,里面是他与乔薇尼在订婚时所拍的照片,她修长高挑的身躯上裹着一件鲜红色的礼服,像是一个舞会的女王那样冷艳高贵。路麟城叹了口气,他已经与乔薇尼告别,如果他找到了那个尼伯龙.根的入口,那么他基本上就与现实世界告别了。

  “再见了,乔!”路麟城关掉了房间里所有的灯,他将沉重的身躯放在床铺之上,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

  

  半个月之后,路麟城抵达了楚天骄给他坐标的地方,那是一片冰原,冰原上空荡荡的一片,看不到任何研究所。路麟城裹着厚厚的雪地羽绒服,戴着防风镜与棕色圆帽。他手中提着一件漆黑的铝合金箱子,里面装满了各种枪械与刀具:伯莱.塔92F手枪、美国造M4Super90战术霰.弹枪;S&W M500转轮手枪,这玩意儿曾经号称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单手枪械,即使是未曾改造的版本,子弹威力也是沙漠之.鹰的两倍,用来把近身的敌人轰飞真是太合适了,;以色列造乌兹冲锋枪,理论射速每分钟1500发,在全世界反恐精英和恐怖分子最爱的微.型.冲.锋.枪排行榜上常年占据榜首地位……

  此外还有各种口径的子弹,弹底全部涂红,这是这些子弹的制造者在警示使用者说,这些危险的小东西可不比你在枪械超市里买到的运动手枪子弹。

  部分弹头上刻有繁复的花纹,转动着看仿佛一件精美的艺术品。炼金子弹,经过这种花纹的强化,弹头对龙类、死侍和混血种的威力都更大。这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军火库,路麟城前往这个神秘的尼伯龙.根竟然没有准备太多的生活必备品而是各种与龙血生物作战的兵器。路麟城在进入尼伯龙.根之前就压根没有打算活着出去,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个研究所里隐藏着一切阴谋的起源。

  路麟城听到了远处传来一阵轰响,镰鼬领域正以他为中心扩张到附近半公里之外。那是雪崩的声音,路麟城十分肯定雪花翻滚的声响。他抬头望去远处的雪山之中一层白茫茫的雪幕正慢慢向自己靠拢,渐渐地那犹如海潮般的雪浪铺天盖地般地涌现过来,路麟城点燃了熔岩色的瞳孔,体内龙血急剧升温,他想不出任何逃离雪潮的办法,只好用言灵做最后的抵抗。

  该死,还没有进入到那个最终之地就要结束了?路麟城不甘心地想到,体内龙血瞬间突破了临界血限,“吸血镰领域”缓缓地张开,嗜血的风之精灵释放出狂乱的风刃……

  雪潮瞬间扑灭了路麟城的言灵领域,可是他却并未被雪潮淹没,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银色世界的正中央。他能够清晰地看见雪潮中白茫茫的雪花,但是却感觉不到任何寒冷,那些雪潮像是穿过了自己的身躯。忽然之间路麟城想通了,他已经进入到了尼伯龙.根当中,那铺天盖地涌来的雪潮就是进入尼伯龙.根的媒介而已。尼伯龙.根的原理路麟城是十分了解的,所谓的死亡国度不过是经过改造的扭曲现实罢了。路麟城大步地在穿越雪潮,他奋力地朝前奔去,不知跑了多久,像是几分钟又像是一整天,时间的概念渐渐模糊起来。终于路麟城冲破了那白茫茫的雪潮,他大口的喘息起来,明明只是极为普通的运动量,却让血统等级为s级的他累得精疲力尽。

  路麟城坐在地上歇了一会,他缓缓地抬起头来,一个庞大的港口出现在他的面前。海面上停靠着一轮荒废许久的巨大游轮,那青色的船身在路麟城看来犹如一头巨鲸。港口的海岸附近是一片废墟,看起来这个地方不久前经历过战火的打击,可是这个位于西伯利亚北部的尼伯龙.根里怎么会发生战争呢?而且他观察着这些断壁残垣,基本确认是由人类的现代武器所造成的。

  “原来人类早已光顾过王的国度!”路麟城不禁赞叹起来,难道那个幕后势力已经先于他们一步接近了龙族的真相?镰鼬传回了一群心脏的跳动声,路麟城耳边也听到了低沉的嘶吼声。路麟城没有回头,他知道背后出现了什么样的生物,手中的铝合金箱子咔嚓一声,一管长长的突击步枪滑入了路麟城的手中。路麟城丢下箱子,拉开枪栓、转身、举枪射击,整个过程不到两秒,他的动作快得让那些怪物无法用肉眼捕捉。

  乌黑色的血浆飞溅而起,路麟城闭上双眼镰鼬将那些怪物的所有讯息带回了他的耳边,此刻的他已经不需要用肉眼来观察敌人。那是群体格高大,身躯瘦削的龙血亚种,它们算不上是死侍因为它们有着自己的自我意识。可是那浑身突出的尖利骨刺与指间的爪刃让了路麟城无法称它们为人类,那些人形怪物都有着金色瞳孔,在昏暗的冰原上像是漂浮在空中的萤火虫。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