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孽

第四章 :幻术 为“小狐狸405385 ”加更 1

阿阳哥2020-04-15 20:29:4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武不由看向一旁女孩。

倩影如刀刻,面白似温玉,双颊带着红晕,不着铅华,盛似妆扮,朱唇开合时娇弱之气而起,双眼顾盼间温雅之意自生,寒冬之际身着夏装,想来应是寒暑不侵,但神色间却透着一股虚弱气息。

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小的长命锁,此刻正微微摇动。

  “其实,我住在南山旁边…”小武看着这个眼睛大大的小女孩,娇弱可爱,他们救过自己与白狐性命,便将南山情形相告知。

  少年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小男孩,心中感叹天助,当听闻小武在山谷中看到黑气时更是激动不已。

  “那里有人守着的。”小武担心他们犯险,把重点提了出来。

  “没关系的,我们先过去看看,实在不行就算了。”少年这般回应。

  小武稍微安了些心,想到储物袋里有一些姓孙的送他的灵果和符咒,便取了一些递给少年和女孩。

  符咒的威力小武看过,很强,当时和云龙教的人遇到时他试着催动,但是灵气根本不听使唤、难以催动,符咒根本没办法使用。

  少年没有矫情,接过小武递过来的一半,留了一半给小武。

  “小武,你从大荒那边出来,和我说说大荒的事情呗,哥哥他告诉我那里常人难至,那边的人是不是都很厉害啊?。”小女孩的眼睛如同一汪秋水,填进了无尽的温润。

  小女孩年纪与自身相仿,一双眼睛透露着莫名的渴求,柔弱的声音让人想要将至搂在怀中替她遮挡一切风雨。

小武眉飞色舞的讲着童年里的事情,女孩坐在篝火旁静静听着,脸上浮现出羡慕的神色。

  “对了,我在大荒里交了一个朋友,等路过的时候我带你们去见见。”小武很是开心地介绍这个新朋友,说他可厉害了。

  少年闻言差点呛到,在大荒里交朋友?

关于大荒的故事满世界都是,魔物、陷阱、数不尽的毒虫,最为可怕的是对修为的压制,世间强者不愿意去,未破人境者胆敢深入就是一去不回。

然而大荒中不尽天材地宝,诱使着一波又一波的赌徒,当真是一块埋骨地!

存活大荒中的生命,都是杀人如麻、近乎无敌的存在!

  小秋没有多想,虽然听过大荒的故事,但她更愿意相信小武的话:“好啊,那你可不要忘了啊。”

  “不会的,而且我答应要去看望他的。”

  “哇,你好厉害啊,不知道…我们可不可以做朋友呢?”小女孩满眼都是小星星,一脸开心和崇拜。

  少年看着妹妹开心,自己也随之开心,可小女孩开心中掺杂着的那种崇拜真是让自己要多腻歪有多腻歪,突然出现的小武与妹妹的变化让他感到有些烦躁。

  “咳咳。”少年的咳嗽声打断两人对话,女孩想起少年之前说过的话,挥舞的洁白手臂顿了一下,失落地收起手,说道:“我要去睡觉了。”

小女孩的背影没入帐篷中,少年看着女孩失落地模样,想要说什么,终归是没有说出口。

  小武露出奇怪的表情,看着两人奇怪的模样,没有多说什么,把白狐抱在怀里,一遍又一遍地顺着白毛。

  少年不停地添着干柴,直到把身边的木柴全部丢进火堆时,依旧在身旁乱摸着。

  “木柴全被你放完了。”小武提醒道。

  少年停了下来,看着噼啪作响的火苗,两人都没有说话。

  “你和我过来一下。”过了许久,少年在小女孩的帐篷上留下一点灵气,对着小武冷声说了这么一句,转身走向荒草丛深处。

  小武把白狐放在火堆旁,起身跟上。白狐想要跟来,小武劝道:“他救过我,你不用担心,那个小女孩睡在里面,你留在这里帮忙照看一下,毕竟他们救过我们呢。”

  小武一人跟着少年走了很远,身后的火焰看起来如同烛火。

  夜色如墨,星辰似点,少年已经不见踪影。荒草微微摇晃,将小武围在正中,好似深陷埋伏。

  小武眉头锁起,环视四周。乌云遮起明月,天地暗淡无光。

  陡然,一道劲风吹起,荒草纷纷伏倒,直至小武后背。

  小武转身一拳打出,风中,露出一只手掌。

  掌力浩瀚,小武未愈的伤势再度爆发,连连后退,嘴角挂血。

  “你是谁?”少年冰冷的声音在小武身侧响起,并指似剑,点在小武脖颈之上。

  “我已经和你说过了。”小武声音有些虚弱,一边咳着血,一边回应。

  “你有隐瞒。而且,这样的年纪可以硬撑我一掌,你又怎会是寻常人家的孩子?”

  “抱歉,有些事情不能告诉你,但我没有骗你们。”小武纵然虚弱不堪,言语依旧如故。

  “你走吧,不要再让小秋看到,她的生活,不需要波澜。”少年收起压在小武脖颈上的手指,转身欲走。

  “我可以带你们过大荒。”小武说道。

  “不需要。”少年冰冷的声音回应着,身影已经消失在远处。

  小武一脚高一脚低地走回篝火处。

  “小白,我们走。”白狐发现小武咳血,呜呜的叫着,小武没有多说什么,将之抱在怀里,转身就走。

  晨光洒在荒野,枯黄与雪白交织的荒野散发着孤寂的气息。

  “哥哥,早上好。”小女孩走出帐篷,对着少年道过早安左顾右盼起来。

  “睡得好吗?”少年柔声问道。

  “嗯,还好。”女孩应了一声,随后问道:“小武和白狐呢?”

  “他们走了。”

  “哦。”

  荒野又没了声音,小女孩安静的吃着手上的果子,一言不发。

  少年也没有说话,等小女孩吃过东西后收拾好东西,带着小女孩再度上路。小女孩第一次没有答应少年背着赶路。

  虽说寒冬之时身着夏装,但小女孩体质似乎很弱,走了一会开始喘着粗气,少年将女孩背起,这次她没有抗拒。

  “小秋,我知道你心里头委屈,但是你知道,你和别人不同。”少年轻声劝解。

  “嗯,哥哥,我知道了。只是……”小女孩没有再说下去,她习惯了孤独,纵然期待着那种欢快的生活,但她知道,有些事,已是命中注定。

  少年眼神黯然,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女孩,这么多年他只是把女孩护在臂膀中,没有风雨,也没有色彩,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迷茫间,又想起昨夜女孩那顿住的手臂,那凝固的笑容,那失落地背影……

  “小秋,先在这里歇会,我去打些水来。”少年压下心头烦思,叮嘱女孩小心四周。

  “哥哥,我们储物戒中还有水。”女孩担忧道,她看出来少年心乱了。

  “我去找些吃的。”少年胡乱应了一声,有些慌乱地走开了。

  少年一路狂奔,离开女孩很远,放声大吼,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无力感充斥心头,一如当年。

  稍稍放纵一下内心情绪,少年又赶回女孩身旁,虽有碧眼雕在空中巡视,他依旧放心不下女孩一人独处。

  “哥哥?”柔弱的声音中带着担忧。

  “我没事,不要担心。”少年轻抚女孩脑袋,女孩不由露出笑脸。

  “我们走吧。”

  “哥哥背我。”

  “好。”

  两个身影在荒野中渐行渐远。

  “小秋,今晚我们在这里过夜吧。”除了荒野,少年寻了一处平地。

  “嗯。”女孩乖巧地点着头。

  “哥哥,有没有闻到香味?”秋水歪着脑袋问道,却发现少年的脸色有些阴沉。

  “怎么了?”女孩环顾四周,身体向着少年靠近些许。

  “小秋,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哥哥你要小心。”

  少年沿着某个方向疾行,碧眼雕传来的画面很快展现在面前,一个男孩与一只白狐正围着火堆烤鱼。

  “你怎么还不走?”少年声音冰冷。

  “我能帮你们平安度过大荒。”

  “不需要你帮忙。”少年眉头锁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赶我走,但是你妹妹这个样子真的开心吗?”

  “小秋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少年瞬间炸毛,灵气翻腾,好似随时都会出手。

  “你让你妹妹按照你的想法生活,与笼中鸟有什么区别?”

  小武当仁不让,朗然星目与之对望。

  小武见过这样的事情,一个与自己相仿的孩童,却要按着家人的想法去活着,宛若行尸。自己在城中是受人排挤,而那个孩子,则是受人厌恶。

小武见他太过孤独,试图靠近他,却被他冷嘲热讽。几次三番后,小武终是放弃了。

  “想找我玩就去我村子找我,我们算是半个朋友 。”这是小武与那人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懂什么?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自以为是地指手画脚!”少年冷眼视之。

  “难道你看不出来你妹妹是为你而活吗?”

  小武的声音如同炸雷,少年压下的烦思重新浮在心间。

  “哥哥?小武?”柔嫩的声音在少年身后响起,两人一同看去,原来是小女孩过来了。

  “小秋?你怎么过来了?你什么时候来的?”少年稍有慌张。

  “刚才听到哥哥在争吵,就过来啦。小秋刚刚到,没想到小武也在啊。”女孩很是开心。

  “你和白狐去哪了?”女孩问道。

  “额……我和小白去前面探探路,忘了和你们打招呼了。”小武左顾右盼,不敢看女孩的眼睛。

  “刚才的香味闻到了吗?”女孩没有追问,转移开话题。

  “刚才是我在烤鱼啊。”小武故作惊讶。

  “你会烤鱼?”女孩的眼神中露出惊讶。

  “当然啦,今晚尝尝我做的烤鱼,味道比昨晚的好多了。”小武声音小了一点。

  女孩闻言不由看了看少年发黑的脸色,掩着红唇,却依旧传出轻盈笑声。少年看着女孩那发自内心的笑容,心头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弥漫开来。

  “昨晚说的还算吗?”小武问道。

  “当然算啦。我叫上官秋水,这是我哥哥,叫上官正天,我们算是好朋友么?”小女孩希冀着,目光在少年与小武之间流转。

上官正天别过脑袋,权当没看到,没听见。

  “嗯,我和你是好朋友,你有事情我会想办法帮你的!”小武满口答应。

  “你有困难我也会帮你的,如果我帮不上,我就喊我哥哥来,我哥哥可厉害啦。我喊你小武,你可以喊我小秋。”

今天是上官秋水离开家后最开心的一天。

  “这是小白,它也是我的好朋友,我把它当作亲人。”小武把怀里的白狐举了起来。

  “小白小白,你真可爱,让我抱抱你。”上官秋水接过白狐,笑靥如花。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