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孽

第一十二章 判若两人

阿阳哥2020-04-15 07:09: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进去看看?”梦魇鸟的爪子拍了拍玻璃,就等范梨点头了。

“行吧!我们进去看看。”既然发现了SOS求救信号,就不能放任不完。

梦魇鸟拍碎玻璃,弄出很大的动静,引得楼下的一些阴尸叫得更大声。破碎的窗户有点小,范梨拿下尖利的碎玻璃,伸手开开窗户。梦魇鸟这一爪子挺给力的,这玻璃最少也有近10个厚,换成她,都不敢说能这么轻松地拍碎掉。

范梨从梦魇鸟身上跳进图书馆,还没等问梦魇鸟要怎么办时,发现梦魇鸟那货早就缩小身体跟在范梨的身后跳进图书馆。

图书馆里很安静,就和范梨在外面看到的一样,没有一丝的生命迹象。整个顶楼找了个遍,没发现有人,范梨只能与梦魇鸟一路往下走,希望能在路上找到还存活着的正常人,虽然她知道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

从四楼一路下到二楼,范梨和梦魇鸟停了下来。二楼楼梯口横着许多的长椅与沙发,还有一些柜子也都档在楼梯口,一看就是被人给故意封锁的。

“胖鸟,我觉得这个地方应该是之前那个活着的人弄的,只是那活着的人呢?”能把楼封上,就说明那人是发现了问题,为了活命才这样做的,不然也不能在楼上的窗上写上“SOS”,可是为什么他们又没有在上面找个那个活人呢?难道是因为坚持不住死掉了?

“这里还有别的房间吧!”梦魇鸟不但的嗅着活人的问题“我找到了。”梦魇鸟一低头把范梨拱到身上,踩着楼梯返回到四楼。

“你说的是这里?”站在四楼靠墙书架前,范梨伸手敲了敲书架,实心木头的。

“就在这后面。”梦魇鸟很肯定地点点头,它嗅到的活人的味道就在书架的后面。

“怎么开?”范梨很努力回想她看过的电视剧里这种机关暗门是怎么个开法,却发现大脑一片空白,就好像从没有见过一样。

看着范梨不停地在书架前忙乎,梦魇鸟头上的黑线掉下两三根,算了还是它开吧,等范梨打开那道门,里面的人估计早就投胎转世了。

梦魇鸟伸出爪子在书架了拍了拍,只见整面墙和书架同时往后转开,打开了一道门,在范梨的面前出现了一条暗道。

“我靠,这里还有暗道。”范梨往后跳了几步,拍着胸口,吓死宝宝了。

“你走前面还是我走前面?”

“我!你走后面!”虽然走前面挺危险的,可是走后面好像更危险。为了自身的安全,范梨选择了第一个进去。

暗道不是很长,大约走了近2米的距离,又一道门出现,范梨这种没用梦魇鸟的帮忙,直接推开了那道门,其实不用梦魇鸟,范梨也能感觉得出来里面有生人的气息。

打开门发现,里面是一件休息室,休息室的一侧放着一张双人床,床上并排躺着两个男人,他们的身上搭着一条被子,裸露在外是赤裸的上半身。

范梨的又眼冒着星星,一颗好不容易冒出头的腐女之心,驱使着范梨好想掀开两人身上的被子,看看两个人是不是如她脑补那样,被下的身体不着片缕。

脑中想着,手上的动作更快,等范梨反应过来,发现她已经把两个人身上的被掀了起来,看到床上两人下半身都穿着裤子,范梨心中说不上来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

梦魇鸟不理解范梨的举动是个什么意思,还以为是为了确认床上两个人是不是受伤,才会把人家的被子掀了起来。

“看看,他们怎么不醒?”没了八卦之心的范梨把叫醒两人的任务交给了梦魇鸟,专心打量房间里的摆设。

除了靠墙的双人床,房间里的另一侧是一张双人沙发和茶几,茶几上摆着几桶吃完的泡面盒子,还有几瓶空的矿泉水瓶子,看来这两个人不是被饿晕就是被渴迷糊的。

梦魇鸟也没客气,上爪子就拍,一人一下,直接把两个还处在昏睡的人直接拍醒。

床上的两个人,正是之前开车来云市旅游并发现小镇里阴尸的华阳与边北。他们从小镇离开后,在路上打了电话报警后,接着他们的自驾游,却没想到,晚上入住酒店后,第二天早上,华阳与边北发现两个人被困在了这个图书馆里。

经过他们反复确定发现这里就是他们之前路过的那个发生类似阴尸的小镇,而已经逃离了那里的他们,却莫名其妙地回到了小镇,还被困在这里。

华阳和边北是被打醒的,他俩被困在这里有小一个月时间,慢慢食物和水都没有了,两个人在玻璃上写下了“SOS”一点作用都没有。

出去这里,华阳和边北一点信心都没有,因为处于小镇中心地点,这里的阴尸最多,而且这些阴的战斗力比他们之前在小镇边缘遇到的要厉害太多,两个人在图书馆里遇到的一个看守阴尸,差一点交待在这里。

费了几牛二虎之力,华阳和边北才合力弄死看守阴尸,成功逃脱,并把下楼的楼梯堵上。一直到食物和水缺失,两个人不想成为阴尸,才关闭了休息室的门,躲在了密室之中。

华阳第一个睁开眼睛,看到休息室之中多出的一人与一个长相奇怪的动物,全身肌肉反应性紧绷“你,你们是??????”几天没吃饭没喝过水的华阳,早没了体力,又因紧张造成体力过度消耗,说了几个字就气喘吁吁。

“我们是来救你们的人。”范梨看见华阳发干的嘴唇,想起她包里还有水与几个压缩饼干。

拿下背包,从包里找出两瓶矿泉水与压缩饼干递给华阳和另个因为虚弱说不话的边北“给你们,喝点水,吃点东西。”

华阳和边北看到水和食物,两个人的眼睛都绿了,也顾不得管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与怪物是怎么回事,抢过水和压缩饼干,几口喝光了一瓶矿泉水后,几口吃下了压缩饼干。

两个人饿了好几天,一个压缩饼干下肚,根本不顶事,华阳和边北殷切地望着范梨,希望她能再拿出吃的给他俩。

“你俩现在不能一下子吃太饱,这样对你们的身体不好。”范梨把包拉上,背后,并不想马上再给他们吃的东西,过度饥饿后,一下子吃太多的食物有很大的可能会引发突然性疾病甚至死亡。

范梨看了眼休息,走到另一边的沙发那坐了下来,梦魇鸟跟着范梨,趴坐在她的身边“你们能说说你们是怎么被困在这里的?为什么镇上的人都变成了阴尸,而你们又是怎么逃脱了的?这里还有没有别的幸存者?”

看见两个男人恢复常态,范梨觉得要和他们好好谈谈才好,还要想办法怎么把他俩带出去。打量着两个男人,范梨在心里评估两个人的战斗力,因为留在这里并不是长久之计,也不知道她和胖鸟走后,会发生什么,所以还是带着他们吧,当然了,如果他们不愿意,她也不会勉强。

“你们是警察?”回答问题前,华阳比较想知道的是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他看得出来,她对他们没有恶意,不然也不会给他们水还有食物。

“你们不认识我吗?”范梨指着鼻子满脸诧异望着华阳和边北。

“不知道。”两个男人齐摇头,她很出名吗?

“我没自我介绍过吗?”范梨拍了梦魇鸟的脑袋一巴掌“我有没有自我介绍?”

“你说呢?别整得像全世界都要认识你一样好不。”梦魇鸟嫌丢人,这个女人能不能别这么的丢脸吗?

“那我忘了。”范梨挠挠后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范梨,我不是警察,也不是军人,我呢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老百姓,是安全部的胡部长找我过来帮忙的。”

很普通?老百姓?华阳和边北相互望了一眼,对天这个叫范梨的自我介绍,他俩并不是很相信,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样,他们在这里根本就不可能见到她。

“我叫华阳,他是我朋友叫边北,我们本来是来云市旅游的,没??????”

“等下,我能问一下嘛?”华阳的话没说完,再次暴露腐女体质的范梨出声打断华阳的话。

“嗯!”华阳点点头“有什么问题你问。”

“你俩是两个人旅游吗?你俩是那种关系吗?谁是攻谁是受?你们怎么向世俗解释你们的爱情?”一连串的问题问完,范梨睁在眼睛望着华阳和边北,等着他俩的回答。

“咳?????”

“咳?????”

“咳咳咳?????”

屋里响起三道咳嗽声,梦魇鸟把猫脸埋到地上,恨不得挖个坑把脸埋了,真的没脸见人了。

华阳和边北两个人是被口水呛到,他们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被人误会两个人是Gay。华阳和边北偷偷打量自己,虽然几天没吃没喝,身体上的肌肉有消失,可怎么看都看不出他们是Gay。

“那个什么,我们不是那Gay,我们的取向很正常,真的。”被女人质疑他们的取向问题真的太尴尬。

“啊??????真不是吗?”范梨好失望,他俩坐在一起真的好般配啊,怎么就不是呢?

“真不是,我和华阳是朋友,我们和几个朋友一起出去旅游,没想到我俩莫名其妙地被困在这里。”为了证实自己真的不是Gay,再虚弱,边北也要给自己和华阳解释。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