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孽

第一十章 小蛮的抗拒

阿阳哥2020-04-15 10:29: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女修此刻还不能调用真气,感觉十分强烈。便是心中并不情愿,也不由的配合起沐羽的动作,二人又战数个回合,这才结束。

“还要杀我么?”沐羽已经力竭,一手搂着女修,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这时女修已然恢复,想要杀他连神通都用不上。只是二者鏖战近一天,便是没有感情也能产生一些情义了。

“你也是天灵体么?”女修将沐羽覆在她柳腰处的手掌打掉,起身清洁身子,穿上了衣物。

最后几次二人已经恢复,那种层次的交融,肉身不会有任何秘密能够隐瞒。女修自然可以轻易感知。

“不是天灵体的话,只是一天的合体而已,你也不至于突破至御灵境,直接成为一重二段的修士。”沐羽见女修已经起身,也不好再赖在地上,迅速清洁肉身,找出一件白色长衫穿上。

“你不也突破了么!筑基一重七段,直接进阶为筑基二重三段,省去不少苦修。”女修想起二人交融时的场景,脸色不禁再次变得羞红。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体质已经解封了三道封印了。”沐羽系好腰带,盯着正盘弄头发的女修问道。女修之前释放的那种神通让他感到熟悉,只是当时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如今与女修交融,二者双双解封一道封印。沐羽解封了两道封印之后,这才知道为个会对那道神通感觉熟悉。

因为那是天灵体解封第二道之后获得的基本神通,非常强大。可以直接生命层次上下手,几乎能瞬间让敌手失去生机。若是凡人沾染上那道紫光,也会直接死去,不可挽救。

“哎,你别动手啊!咱们有话好好说,刚穿上衣服你就要对我下手了?”沐羽见女修刚系好腰带,就拔剑放在自己肩膀上,一念之差就能要自己小命。虽然便宜也占了,生死由她定夺,但能活绝对不去死。万一那个什么轮回道主,不在殿中坐镇,死了就白死了。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与我结为伴侣,做我夫君。二是死在我剑下,我将你炼化。”女修忍着下身的不适,厉声说道。

“你凶起来真可爱。”沐羽看着女修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再次沦陷,忘了自己正在生死间徘徊。

“老实选一种,若是做我夫君,日后有的是时间。若是想死,便是再怎么样也与你无关。”女修很冷静,一定要沐羽做出选择。

其实她并不想让沐羽选第二种,也知道他不会选第二种。只是在他没做出选择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第一条,铁定第一条。反正活着就行了。”沐羽连忙答道,生怕这女人犯虎,把自己给杀了。

“你说什么?你这意思是看不上我?”哪知女修听到他的回答,更是愤怒。执剑的手一用力,差点把沐羽脖子划出一道血痕。

“没有没有,我就想着做你夫君呢!打死我我都不走。”沐羽知道这女人就是发泄一下不甘,毕竟被他欺负了那么久。

“这才差不多呢!”女修听到这话,像是变了个人。收起利剑,搂着沐羽的手臂撒起娇来。只是沐羽还太年轻,二人身高相差无几,这样被搂着,他倒有点不习惯了。

“既然我也算你夫君了,名字自然不能隐瞒。我叫沐羽,祖上改了姓,因此并不姓姜。”沐羽白捡一仙女级大美人,高兴的不行。

“丞妾名为姜琪,沿承祖上姓氏,对祖籍有所了解。”女修虽然平日里傲娇霸道,但如今成为人妻,展现出了另一番性情。

“嗯,琪儿。你把这蛟龙给肢解了吧!我实力较弱,要将其肢解得费上一番功夫。”沐羽有些尴尬的说道。

虽然白捡一大美人作为伴侣,但他实力比姜琪低了太多,自身的骄傲让他提起实力有些尴尬。

“嗯。”姜琪已经突破至御灵境,这蛟龙肉身对她没什么用了。不过沐羽如今才筑基期,食蛟龙血肉,对修为会有所增进。

“没想到那一击居然是他用灵核挡下的。”姜琪将蛟龙肢解,并没有发现灵核。这才知道这头蛟龙中了那道神通却没有直接死掉的原因。

“够狠,愿意舍弃修为重修,便是人类修炼者也做不到。”沐羽很是佩服这头蛟龙。

蛟龙一般都是蛇类灵兽化成,在成为蛟龙之前,需要经历数道生死命劫。因此绝大多数的蛟龙在成就蛟龙之身时,修为已经很高,可称作一方兽王,且有无穷潜力。

而这头蛟龙是一头通灵境的蛟龙,若不是由其它蛟龙生下,那它绝对可以算作蛟龙中的‘气运之子’。且有舍弃灵核重修的大气魄,若是不死,会是一方强者,可以证道成神。

“也罢,没了便没了。只是听闻龙肉十分鲜美,吃不着龙肉,如今吃这蛟龙肉尝尝鲜也不错。”上一刻还认为这蛟龙有大气魄,值得学习。这时便想着将其尸体吃点,这种行为,怕是沐羽自己都搞不懂吧!

“龙首处有几枚鳞片被特殊祭炼过,防御力惊人。可以取下来给你打造一件贴身宝甲。”姜琪白了一眼沐羽,指着被劈成两段的龙首说道。

“琪儿你对我真好。”沐羽不敢想,不过认识一天而已。虽然二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这适应速度也太快了吧!竟然为他考虑的如此全面。

“等回到宗门之后,我要你通过核心门考核。考核有一项需求是承受住通灵境修士的全力一击。这蛟龙鳞片可以一用。”姜琪是落云宗核心门弟子,要想一直和沐羽在一起,让他进入核心门是免不了的。

“通灵境强者的一击?琪儿你是想要你夫君的命吧?”沐羽崩溃了。刚才还觉得姜琪考虑周全,要为他锻造贴身护甲,没想到居然是让他去承受通灵境强者一击。

“胆小鬼,我昨天通灵境巅峰修士呢!你不照样敢欺辱我?”姜琪白了一眼沐羽,想起他昨晚的行为与早上说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还以为沐羽有多胆大呢!没想到居然这么怕死。

“那能一样吗?昨天我们俩失控,早上发现时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必死之局,当然敢说那话了。”沐羽有些心虚,毕竟他占了姜琪的身子,提起这事他并不占理。

“哎呀,你放心好了。等我让我师傅把这些鳞片祭炼一番,融入你的身体,可以为你挡下几次通灵境修士的攻击,那一关自然可过。至于和筑基巅峰修士交战,必须取胜这一点,我也自有办法,不会让你冒生命危险的。”姜琪又拽着沐羽的胳膊撒娇,让沐羽一阵心猿意马,不舍拒绝。

“你说的,可不能让我白白送死。我死了你就成寡妇了,要守一辈子寡的。”沐羽闻着姜琪身上微弱的体香,只得答应。

这白白送来的女人真不好收,性格多变,却又让他舍不得放手,只能冒险一试。

“呸呸呸,你才守寡呢!”

姜琪将蛟龙尸体肢解,一点点为沐羽讲解其中的用处,并让他收起来。

“对了,琪儿。你们落云宗突然攻打问天崖干嘛?听说那里边有兽王级灵兽,可指挥无尽的妖兽以及低阶灵兽。势力并不比你们落云宗弱吧!”二人返回落云宗防御圈途中,沐羽从姜琪口中打探落云宗攻打问天崖的真实目的。

“一个问天崖而已,也就那头兽王和手下几头灵兽有些实力。那些妖兽只能算作小鱼小虾,便是有灵兽带领,也只是一群炮灰,那些内门弟子就能解决。”姜琪在落云宗内身份不一般,几乎知晓这次行动的所有秘密。

“那你们落云宗攻打问天崖干嘛?即便那些妖兽对你们威胁不大,可是得罪兽王也不好受吧!”

“问天崖地下有灵脉,可以建一座分部,用以扩大我们宗门势力。至于那头兽王,虽然足够强大。但我们宗门有强者赶到,现在可能已经结束了战斗。”姜琪去猎杀那头蛟龙之前,落云宗几名几乎不问世事的太上长老已经出关,要联手将兽王斩杀。

那几位太上长老属于古董级别的人物,活了数千年。任何一人都是与兽王同级强者,可与其鏖战百招而不落败。几位联手,斩杀那尊兽王简直太轻松。

“有人困住了兽王吗?”沐羽再次问道。

既然要出动几名隐世的太上长老来斩杀兽王,想必之前已经有足够强悍的高手将兽王困在问天崖,让其不能逃离。

“我师傅。她本来是为了给我护法而出关的,宗门要攻打问天崖,她便一起跟来了。”姜琪已经成为沐羽的女人,这些事情便没有丝毫隐瞒,尽数说出。

“你师傅也是太上长老?”沐羽吓得差点从姜琪身上掉下去。

乖乖,姜琪就能稳稳的压制他,超越了他不知多少倍。没想到她师傅居然还是落云宗的一名太上长老。这要是成了婚,欺负姜琪,怕是要被二人揍死啊!

“夫君,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师傅会很好相处的。我也不会随便欺负你。嘻嘻。”姜琪坏笑着在空中转了几圈,把沐羽吓得双腿发软,紧紧的抱着姜琪的柳腰,生怕掉下去。

这可是千丈高的高空,就这样掉下去。便是他肉身强悍,有些筑基期的修为,也会摔成肉饼,直接陨落。

“你这女人,竟然敢吓唬你夫君。看我怎么还回来。”沐羽不甘,双手伸进姜琪紫裙内,一双咸猪手肆意的在姜琪雪白的皮肤上游荡,场面开始变的暧昧。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