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孽

第一十七章 1.大网络时代(一)

阿阳哥2020-04-14 22:49:5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双层的小厂房已经被摧毁得一塌糊涂,遍地都是尸体,血溅得到处都是。可是三个袭击据点的魔族却毫发无损,不是他们厉害,只是强大的魔族吸食足量血液以后都能够恢复伤口,这样的战斗他们只会愈战愈勇。

杀死了上面的守卫以后,为首的魔族仔细地舔舐掉掌心的血渍,道:“银鹤,你去找那个女孩,救出陌渚以后他的血咒不能落在他们手上。把她杀了,人头带回来见我。”

“遵命。”

之前这只魔族在超市里撞了韩烟一下,以此完成了与陌渚血咒的感应,他们才能找到陌渚所在的据点。

银鹤走后,魔头带着另一个族类摸到了地下一层,等待他们的却不是什么守卫,而是一条体型庞大的恶狼,脖子上戴着一只莹蓝色的项圈,嘴角流涎地瞪着两个不速之客。

“兽族?”魔头挑眉一笑,“看来这里的武力的确少得可怜,居然要靠异类来迎战。”

说着,目光就在狼兽脖颈处逗留了几秒:“有趣,还给狗带着项圈呢,这么怕它跑掉,就不要拿来做炮灰啊。”

狼兽灵智尚存,听到魔头的话顿时大怒,咆哮一声扑了上去。

此刻的地下三层,被关押在电网后面的陌渚察觉到同族的靠近,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而韩烟等人从逃生通道跑到距离据点数百米开外的一座仓库里,这里面挤满了人,都是从据点里疏散出来的组织成员。现在青菏不在,就由各层的负责人们作为领头,带着成员分头隐匿起来,直到危机解除为止。

仓库里人声鼎沸,都在猜测魔族究竟是为了什么袭击,又是怎么找到伪装起来的据点的。这大概是许多人有生以来第一次同与自己不过一墙之隔的同事会面相处的机会,也是唯一的群体接触。

“安静!”鸦夜为了引起大家注意,用利刃敲打脚边的一个铁桶,发出刺耳的金属噪音,众人终于安静下来。

他的长相顿时吸引了很多没见过他的人,这种通体漆黑的模样看得他们浑身鸡皮疙瘩。

韩烟担忧地看着鸦夜,听到人议论自己的长相,心里总不会太舒服。

不过鸦夜还顾不上这个,作为地下三层魔族看守的负责人,他现在负责的就是护送这些组织底层成员,至于技术人员则由其他高层带走。因此他现在必须背负这么多人的安全,这已经够呛了,哪里还能留意他们在说些什么。

他大喊道:“诸位,据点遭到前所未有的袭击,对方是三只魔族,实力非同小可。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我——鸦夜,地下三层怪物看守负责人,要带你们抵达指定的安全地点。你们不必感到恐慌,‘?’对这种事故的处理操作并不陌生,只要你们听从我的指令,我会拼尽全力保护你们!”

全场鸦雀无声,众人打量着面前漆黑的男子,不禁感到怀疑。

他们少说也有几十号人,难道要把生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一个黑皮身上吗?

鸦夜并不擅长什么慷慨激昂的演讲,而且目前的情况也不允许长篇大论,说完以后他也不看众人什么反应,大手一挥:“全部跟我走!”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众人二话不说跟了上去,他们跟从的不是一个看着和那些怪物没什么两样的年轻人,而是自己的求生欲和精神寄托。

韩烟混杂在人堆里,相互推搡着从仓库大门跑出去,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迈出门,就又被人潮推回了仓库。

混乱中,韩烟被人挤倒在地,她正疑惑这些人忽然的恐慌,但很快她就得到了答案。

人群四散,而那个引起恐慌的始作俑者,正朝这里奔来。

他一头白发,却穿着黑色的大衣,两种颜色放在一起十分显眼。很显然他的目标斩至始至终都很明确,韩烟甚至能感觉到他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

“魔族怎么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鸦夜比韩烟更快发现这件事情,立刻来到韩烟身边,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依然坐在地上的她一眼,“还不起来!”

韩烟想爬起来,可是她一听“魔族”二字就感到恐惧,两腿一软又坐了下去。

鸦夜也不管她,握紧手里的刀,迎了上去。

如果那三只魔族真的如鸦夜说的那样强悍,那他能够抵挡住这只魔族的几率又有多大?韩烟看到刀光一闪,鸦夜先发制人截住那只魔,却没有伤到对方分毫,因为它接住了那把刀刃。

如果她还不逃走,继续在这里拖累鸦夜的话,他们都会死!

韩烟慌乱地爬起来,此时那些人几乎都跑了个精光,连张寂竹也不见了,她战战兢兢地想跑出仓库,却差点被魔族伤到。鸦夜吃力地挡住银鹤的一击,对韩烟大喝:“往外跑我保护不了你!往里面跑!”

韩烟会意,逃回了原本进入仓库的通道,但愿鸦夜能给她多争取一点时间……

可恶!她究竟是哪里招惹了这个世界的魔族?为什么一个个都盯上她?

地下一层。

两只魔族把奄奄一息的狼兽踩下脚下,精准地抓住了狼兽看守的负责人,没有任何审问环节直接割喉杀死,然后他们进入了地下二层。

地下二层几乎没有人,他们心潮澎湃地来到了地下三层,感官敏锐的魔族能够察觉到附近的同类,他们也发现陌渚被关在这里。

牢笼外的电网依然通着电,魔头尝试触碰以后被电得浑身抽搐,他这下可算了解陌渚在这里受了什么苦了,愤怒得比起那只狼兽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发现同类来救援的陌渚激动地来到笼门前,吃力地说:“电……危险……”

魔头大吼一声,锋利的指甲上闪过一道血光,往电网上一划,约束了陌渚多日的设备瞬间报废。随后的牢笼,魔头压根不需要摧毁,因为他的部下已经找到了打开它的控制开关。牢门打开,陌渚立刻扑了出来。

他一下子扑倒了魔族身上,虽然虚弱,但关键时刻的爆发力还是不容小觑,魔头被他扑倒在地,看样子曾上演在韩烟身上的戏码好像又要重演了。

但是并没有,陌渚没有吸食魔头的血液,扬手就是一巴掌,锋利的指尖把魔头的脸撕得血肉模糊。

魔头的部下立刻扑上去,把陌渚一掌打进墙里,然后把魔头扶了起来。

“我没事。陌渚他只是神志不清,可怜的孩子……”魔头怜悯地看着陌渚,他的脸迅速恢复着,“真厉害啊,这么虚弱了,还是有力气把我扑在地上。”

他的部下上前把陌渚从墙上抠下来,扛在肩上:“大人,接下来怎么做?撤退吗?”

魔头点点头:“陌渚也救到了,在青菏还没有回来之前,我们快走。”

说完,只听一个声音从走廊尽头悠悠响起:“你说谁没回来?”

韩烟原路返回,逃到了地下二层,也不知道鸦夜究竟怎么样了。她也顾不上多想,就往另一侧的通道跑,逃生通道和正常在楼层间往来的通道之间是有一段距离的,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跑到哪里去,可是不跑肯定要完。

经过自己宿舍时韩烟下意识脚下一缩,一般来说人都是在安心的状态下入眠,久而久之休息的地方就变成了潜意识里所认为的安全所在,韩烟遇到危险以后脑海里也有想要躲进宿舍的念头一闪而过,但理智很快否决了她的想法。

那样岂不是自寻死路?

魔族的速度非常快,一旦鸦夜挡不住,不管她怎么跑都是死路一条。

除非……

她脑海中灵光一闪,回到自己宿舍门前一脚踹了进去,然后搬着椅子站到通风口下,两手哆嗦着找到工具把通风板撬开——她因为着急,根本没法正常拧开螺蛳,而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硬开过来了。

这时,她听到被自己关起来的逃生通道的门“碰”地一响,那个魔族进来了。

韩烟浑身都在颤抖,她紧张地捂住嘴,然后强迫自己蹬掉了椅子跳起来够着那个通风口,然后借着自己身体娇小的优势钻了进去。通风口是用于空气流通,对于这个建筑在底下的据点来说非常重要,因此内部管道也是错综复杂,韩烟在一片漆黑里拼命爬了一段,就感觉头顶空了。

她摸索着往上钻,此刻她只希望自己能尽量制造复杂的路线,好让魔族晚点发现她。

银鹤进入地下二层,侧耳一听没有脚步声,怀疑韩烟躲起来了,心里暗骂一声甩了甩手上的新鲜血迹,循着韩烟残余的气息摸到了她的宿舍。因为是生活了很多天的地方,这里的气味也很浓郁,银鹤会意地露出冷笑,一脚踹了进去,那扇门终日被人踢来踢去终于晚节不保,在银鹤身后掉落下来,发出一声巨响。

听到这个声音的韩烟手脚一软,都快爬不动了。本来她在这狭窄的空间就已经感到压抑了,这下子被恐惧驱使彻底崩溃,捂住了嘴巴却不能阻止眼泪掉下来。

脖颈隐隐作痛起来,韩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牵扯到了旧伤,她更不知道,重新进行了对血咒的寻找的银鹤已经捕捉到了她的位置。

他脸上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对通风口看都不看一眼,就在掌心凝聚起一股猩红的力量。那股力量随着凝聚的投入,变得越来越强大,最后银鹤往头顶一轰,宿舍的天花板直接没了,血光带着碾压的实力不断往上,轻易地打穿了地下一二层之间的隔阂。

而韩烟也被血雾侵蚀了双腿,惨叫一声掉了下来。

不偏不倚,她落在了银鹤面前。

银鹤之前和鸦夜打得也累了,此刻看韩烟的眼神就仿佛在看美味的食物。级别在魔将或以上的魔族都能够通过吸血来恢复自身,但只有血魔一系能够利用血液来强化自己,并最大程度地利用出来,他们本身也比其他魔族更加嗜血。

看到韩烟,银鹤的嗜血欲望一下子被挑起来,在他看来失血过多而死可以说是最美味的死法了。他走上前,一把掐住了韩烟的脖子,把她提起来,然后揭开了遮住脖颈伤痕的围脖。

银鹤更加明显地感应到陌渚的血咒,利用自身血液施下的诅咒与魔族秘术相结合施展的血咒非常隐蔽,连这个研究血魔多年的组织也没能发现,可以说陌渚果然不愧是血魔一系中的天才了。

把血咒施加在人身上,也是一种打下自己烙印的方式,陌渚这是表示这个女孩是自己的食物。不过现在首领让这女孩死,那他就假装陌渚的血咒不存在吧。

银鹤贪婪地咬向了韩烟的脖子。

韩烟绝望地闭上眼,未干的泪水从脸颊滑落。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