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孽

第一十一章 宇宙也是美(学)战争

阿阳哥2020-04-15 08:49:4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苏清影从头到尾都不算一个成功的政客,如果当官,像他这种人,还是会被人坑,现在挺好,站在顶端,有金蔚辰那些人在为他谋划,倒也不会吃太大的亏。

  苏清影现在之所以会考虑那些山贼的出路,其实还是出于一种仁慈,想要给山贼们一个光明的前途。

  紫炎道:“那些粗鄙之人不适合当官,要当也就是那种戍边的将官,如果他们肯去也还好,不去,就只能这样了。”

  即便是帝王也决定不了山贼们愿意如何走下去。

  有些人只想出最少的力弄更多的钱,还不带脑子。偷抢就是最直接的办法。再光明的路也得要他们自己愿意走才成。

  “好的,我知道了。”苏清影觉得紫炎真的很适合去处理政务。

  她提出的这些都很符合整体的国家利益。心软仁慈未必就对那些山贼有好处。

  山贼在战争中立过功,杀了不太好,留着又是祸患。

  真愿意当回良民,就没什么事,如果还要继续过去的老路,就只能杀了。说难听点,人要作死,谁拦得住?

  这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紫炎勾着苏清影的脖子道:“苏清影,我再说一遍,晚上你就是我的,别想着用其他破事占用。”

  苏清影将她翻到下面道:“好,全是你的。”

  只要我是男的,我就无所谓。

  苏清影低头看着紫炎,她的脸真的很好看,虽然说和花倾世那张脸一模一样,但似乎男人和女人还是有区别,紫炎的脸偏圆,下巴没有花倾世尖。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会以为一样。

  紫炎等了他一会儿,见他没动作,在他腰上捏了一把道:“你就压着我也能发呆,你是不是呆子转世啊?”

  苏清影笑了笑道:“我前世是什么样的。不是你更了解吗?”

  苏清影一直还想再看看前世,可惜不能如愿。紫炎也不告诉他,心中有点小疙瘩。

  紫炎把他拉下来在耳朵上轻咬了一口道:“嗯,是有点呆。”

  苏清影问:“呆子有什么可喜欢的?你这么喜欢?”

  紫炎叹了口气道:“是啊。奇怪,这么呆,却还有神器,不止如此,居然还是个心善的。这和我遇见过的人不同啊。”

  苏清影没有再说什么,其实除了神器,他真的很普通,世上也有很多人是他这样的,世上不是每个人都是心狠手辣的。善良仁慈的也不少。

  紫炎觉得他特别,可能是因为接触的人太少了的缘故。

  抑或者她就是冲神器来的?

  登基大典当天,苏清影和紫炎很早就起床了,外面天色还黑着,整个皇宫中已经人声鼎沸。

  所有宫娥太监开始出动,站在该站的位置上。做着该做的事情,所有要准备的东西,在很多天前就已经备齐。

  苏清影穿上早就准备好的冠冕礼服,明黄色的龙袍,上面用无数金丝和宝石绣出九条龙,全套穿上很重,苏清影估计得有几十公斤的样子。

  好在他的体力不是凡人体力,穿着这样繁复沉重的礼服也没觉得太累。

  紫炎的礼服同样沉重,但是她好像也没在乎。就算她现在修为不行,那也到圣级了。

  苏清影看她穿那套绣着凤凰的礼服。觉得真有些威仪。

  有母仪天下的范儿。

  他们先去祭天台拜祭天地,然后才去了宗庙。

  宗庙修建得相当宏伟,整座建筑虽然只有一层,但层高很高。居然有三层建筑那么高,整个皇宫除了正殿,就是这里最高。飞檐走脊,金瓦红柱,各种异兽雕刻分列两道。

  苏清影携着紫炎走过铺着厚重红毯的院子,进了祭祀大厅。

  祭祀大厅上首有一个巨大的祭台。祭台上面放着三个架子。

  据说这三个架子就是放置三件神器的架子,而且还是原装的,一百多年前,宗庙被炸毁,却没有毁掉这三个架子,景氏族人将其收藏了起来。这次天命之子出现,才拿出来。

  一百多年前,他们就保住了架子,苏清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事情。

  买椟还珠?

  苏清影上前,伸出右手,很快他手上慢慢升腾出一个玉质的小斧头。

  小斧头在他的操控下归到了第一个架子上,接着他又把那把圣凰琴召唤出来,放在了第二个架子上,那第二个架子恰好就是一个琴桌的样子。

  等了一会儿,什么动静都没有,金蔚辰上前道:“请陛下把血滴在神器之上。”

  苏清影依言拿过內监奉上的短刀,在手上割了一下,血顺着他的手掌流在镇神斧、圣凰琴上,血迹到了两件神器上,瞬间就被吸收,而且吸了血的神器还闪着神光。

  第三件神器战神剑依然没有要出现的意思,苏清影一直以为宗庙建起来,法阵弄好,第三件神器能自动出现。

  但现在看来,他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

  苏清影举着还在流血的手看向金蔚辰问:“这架子上要淋血吗?”

  金蔚辰咬了咬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神器一直都在宗庙或者被天命之子带在身上,像前世丢失的这种很少见,典籍里面没记载,但是,似乎也提过一句,说是建了宗庙可以召唤神器。但是具体的操作,他也不知道。

  他不想说他不知道,因为苏清影为此可能会觉得他骗人,和他撕破脸。

  按照苏清影的脾气,一定会说:“你特么的什么都不知道,还让老子忙活那么多年?你是不是利用老子啊?”

  苏清影等了他一会儿,发现他的脸色不怎么好,一下就明白这老家伙应该是不太清楚。

  心中火起,尼玛的,不知道你还让老子怀着这么大希望走到今天?

  金蔚辰对苏清影的判断是正确的。

  苏清影有些生气,干脆把手上流着的血滴在那个空架子上。这算是做一点点尝试。等试完了,没效果,他就准备跟金蔚辰直接掀桌子,一拍两散,这皇帝谁爱当谁当。

  架子很奇怪。居然也像神器一样把血吸了。

  也就是说,这不是普通的架子。

  也是啊,普通架子能在雷劫之下留存下来?

  苏清影一下来了兴趣,又挤了几滴落在架子上。同样被架子吸了。

  试了两下,苏清影收回手,正要和金蔚辰理论一下为什么第三件神器没出现这件事,结果突然看到架子上一道光影慢慢形成,一把很古老的剑的光影出现了。

  苏清影愣了愣。在场的众人也很惊讶地看着。

  在宗庙里的,除了景氏后人和宗庙伺候的內监没有别的人。

  对了,原先姓金的,在苏清影登基这一天,全部把姓氏改成了景。

  也就是说,金蔚辰变成了景蔚辰,金涟浩是景涟浩,金潞浩是景潞浩。

  苏清影伸手到光影上捞了一把,空的,不过瞬间意识空间如同炸开了一般。一个讯息扑进了他的脑袋。

  苏清影低头看了看架子下面的地,然后转头对景蔚辰道:“战神剑在这里地底一千丈的位置。”

  景蔚辰惊讶地点头道:“好的,微臣马上派人下去拿。”

  地底一千丈,肯定不能用挖的,只能找个土系修道者直接下去。

  苏清影摇头道:“朕亲自下去。”

  苏清影清楚一件事情,神器很牛,除了他这正主,谁拿都会变成虚影。所以别人下去就是看见也拿不到。

  景蔚辰躬了躬身。

  苏清影对他道:“去叫內监过来给朕把这套行头先脱一下。”

  穿着一套正式的礼服去钻土里,虽然有护体神光不会弄脏,但苏清影总觉得钻土里还穿这身太奇怪了。

  景蔚辰招手唤来內监。

  內监过来了两个。开始帮苏清影解衣服。

  这套礼服不止制作繁复,穿戴也很繁复,脱了好一会儿才脱好。

  全身轻便的苏清影钻到了地底,紫炎跟他一起。不过没脱礼服,原本苏清影说不用她下来,不过紫炎非得跟着。

  好吧,要跟就跟,连转世都跟过来,苏清影真的没法说服她不跟。

  到达一千丈那处。果然有一把长相古老的剑就悬在其中,周边闪着神光。和虚影里呈现的一模一样。

  苏清影伸手将其拿了过来。

  剑身是全黑色的,颠了颠不是很沉,似乎还不是金属做的,倒像是某种木头,刀锋尖锐,苏清影摸了摸心中纳闷这究竟是什么木料才做出类似金属的刀锋。

  不愧为神器,连材质都能让人这么捉摸不透。

  苏清影站在地底翻来覆去地看这战神剑,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是也有奇怪的地方,那就是这战神剑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和另外那两样神器不太一样,哪里不一样啊?

  苏清影又在发呆了。

  紫炎默默地站在旁边看着。

  她已经用精神力查探过这神器一遍,也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和刚刚苏清影从身体里面取出的那两样神器散发的气息有点不同。

  过了好一会儿,紫炎问:“苏清影,你有没有发现这剑中没有神魄?”

  苏清影转头看了她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在剑上,果然,的确是少了神魄这东西,因为另外两个都有,苏清影能察觉到,但这个没有。

  就说哪儿哪儿不对,原来是这个原因。刚刚苏清影是看剑太锋利了,没注意其他的。

  紫炎又道:“你试试把它收进身体里。”

  苏清影点头,把剑在手中拿着,然后默默地想着收进去,结果神剑纹丝不动。

  苏清影想了一下,又把刚刚的伤口用指甲划开,将血滴在神剑上,神剑上红光大盛,源源不断地开始吸苏清影的血。

  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苏清影身上的血液大量流失,他都有要缺血晕倒的感觉了,神剑还没有停止吸血。

  这是要他的命的节奏吗?

  苏清影心中纳闷。

  最终苏清影还是晕倒了,就算是小神境强者,这身体血液被吸干,肉身也得死。

  紫炎见情况不妙,连忙止了苏清影的血,带着苏清影回到了地面。

  登基大典在苏清影的昏迷中草草结束。

  紫炎大致给景蔚辰说了地底发生的事情经过。

  景蔚辰听了也很心惊,战神剑吸了苏清影那么多血,还没有发生什么变异,这太奇怪了。

  按书上记载的说,天命之子的血液就是启动神器的钥匙。

  “难道是血不够?”景蔚辰疑惑地说了一句。

  紫炎怒了,道:“这都快要命了,是不是要吸干了才够?”

  紫炎这话说得诛心,就好像在说景蔚辰想要谋害苏清影的性命一般。

  景蔚辰无言以对,他很想说对于天命之子的在意,他不差分毫,不过算了。他还是告退走了。

  景蔚辰这老狐狸,也看得出紫炎爱苏清影爱得跟性命似的。让紫炎照顾苏清影,他放心。

  紫炎很紧张苏清影,所以谁伤害了苏清影都不行,就算是神器也不行。

  战神剑被苏清影捏在手上没有放过,紫炎试图拿下来扔远些免得这东西接着吸血,却没想到她伸手过去,摸到就是虚影。

  妈的,这什么破玩意儿?紫炎都想爆粗口了。

  苏清影觉得自己飞到了云端,低头往下看时,下面是一座座被云烟缭绕的山峰,一座山峰之上,有一个闪耀的光。

  苏清影想要看清楚,然后他发现身体自动朝着那光接近。

  飞近之后才发现,那是一棵缀着金叶子的树。

  这是真金?

  苏清影很好奇,伸手去摸,但是当他把手伸出来去触碰金叶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只是一个虚影。

  透过他的手,他能看到其他东西,也就是说,他是透明的。

  苏清影郁闷了,他现在不用猜也知道,又是意识状态。

  不会是因为血流得太多死了吧?苏清影觉得不可能,他流了多少血,他自己知道,他的生命力没有损耗多少,应该不会死才对。

  一定是那把破剑起作用了。

  想起自己拿到的那把战神剑根本就是没有神魄的死物,苏清影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么久了,他对第三件神器抱着很高的期待。结果,就这么把破剑?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满脑子想的那把破剑,那把破剑还就出现了。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