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孽

第一十四章 引子

阿阳哥2020-04-15 03:49:4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本是闲情逸致的顾老头,反倒看着金小曦,出奇 道:“小妮子,你那无意之话,正好戳中人家伤疤,本是三尺爷们,如今连你都不如,无疼呻吟,作茧自缚护疤而活,活脱脱生成了女子。”

范维生听完,心中自是有些惭愧,头颅轻低不敢抬头。

金小曦自是不懂其中意思,反倒对话中词汇有些好奇,好学问道:“作茧自缚是什么意思?”

顾老头轻饮葫口,语重心长:“就是说啊,有些人因为一点小事就将自己困在其中,不愿出来。”

金小曦轻点额头,好似明白话语意思,接而心中又有奇问。

“那化茧成蝶又是什么意思?”

顾老头侧躺身子,娓娓道来。

“这化茧成蝶倒是与那作茧自缚有前后呼应的道理,就是说在你经历过一些事情后,就可破开厚茧,化作蝴蝶,长出绚丽翅膀,飞翔在天空。”

“那人也能长出翅膀飞吗?”金小曦又问道。

“能!”顾老头肯定道。

金小曦有些憧憬。将那美丽蝴蝶记在了心里,她想有一日,能在江湖中如同彩蝶,化为侠女。

范维生自然没有那些梦幻彩梦,老者所言之意,更像是说给自己,让他有其茅塞顿开之意,忍不住询问道:“老前辈,不知我的化茧之日又在何时,成蝶之后又是为谁?”

顾老头并没说话,只是抬起手臂,手指轻点在范维生心口位置。

“为我?”范维生疑惑道。

顾老头摇头,轻声道:“如今你的眼睛只在当下,什么时候看清天下大势,你便会懂了。”

范维生听其不着边的话,心中并无觉得是胡言乱语一通,心中隐有丝透明细线,如同松弛皮影,还未抓在点上,如此倒是为其分担不少心中惆怅,专心考量,像极了当年苦学时的悬梁刺股!

一路上五人也算其乐融融,除去顾老头的慵懒形态,金雪雅的端庄模样,只剩偶尔求教的范维生,活泼好动的金小曦,和无聊赶车的李尘风。

范维生一路上仿佛回到了求学时代,心中疑问连连,时不时讨教顾老头,更甚至探头询问李尘风,有时同一问题甚至询问两人,答案当然各不相同,到最后依旧想不出为谁化蝶,独坐马车角落,如痴如迷。

李尘风打开车帘,询问顾老头道:“他没事吧,不会疯了吧?”

不等顾老头回话,范维生倒开口回应。

“让李兄弟费心了,我一费心妄想,在答案明晓之前,我又怎能疯魔。”

李尘风看着斗志激昂的范维生,仿佛换了一副模样,没了先前那副萎靡气质,对于顾老头的言论洗脑,不得不伸出大拇指,叹一道牛!

李尘风继续行车赶路,太阳有些金黄色,斜挂的方向,显然亦快落下。本就无所事事的金小曦,自然探出脑袋,想要出来透体,如此一路可将她憋坏了。

李尘风微挪身子,为其让出能坐位子,金小曦见状,赶忙遛出马车,坐在李尘风身侧,生怕晚了被姐姐揪了回去。

马车内的金雪雅担心金小曦惹出麻烦,探出头来,见妹妹乖巧坐在李尘风身材,才放心下来,并没有将其捉拿回去。

李尘风见状对金小曦挤眼,金小曦偷笑回应,算是志同道合的队伍了。

“怎么?车里做腻了想出来透透气。”李尘风道。

金小曦点头,看着拉车的“一只耳”,道:“以前羡慕坐马车的大家主,那时候想要是自己也能坐就好了,最近坐的久了,也没觉得又多舒服,都快发霉了。”

李尘风轻笑道:“任何东西时间久了,都会如此样子。”

金小曦摇头。

“不会!”

“为什么?”李尘风问道。

“对大哥哥的喜欢就不会变!”金小曦道。

李尘风微笑,又再金小曦额头轻弹一指,开口道。

“你不是要做侠女吗,要不要我收你做徒弟,好让你早日完成心愿。”李尘风算是首次收人为徒,他比较喜欢眼前的女孩,收徒之言也并非开玩笑。

金小曦摇头,并未接受。

“大哥哥,是不是收过很多徒弟了。”范小曦问道。

李尘风听其问话,想起了寒江城的白灵、白犀两姐妹,甚至想起了那黝黑丫头。

“只有两个!”李尘风道。

“他们厉害吗?”金小曦道。

李尘风摇头,回忆道:“她们跟你一般年纪,一个坚强无比,一个爱哭柔弱,不过都是好孩子。”

本想着日后行走江湖,若是碰到他二人定要手下留情的金小曦,这才忘了问他们名字,于是开口问道:“他们叫什么啊?”

李尘风刚想开口回答,只觉得汗毛树立,只听的破空之声响起,手掌摆臂一抓,一根锋利的箭,停在自己手中,离额头仅有一尺。

随后马蹄声响起,李尘风抬头放去,马车前首十几人胯马而来,皆都身袭黑色武服,头带斗笠,尤其带头之人斗笠上挂有黑纱,腰挂长刀,有些神秘意味,手中持着还未放下的弓弩,显而易见刚才一箭出自他手。

顾老头自然知晓外面发生的一切,打开帘子,将金小曦拉进马车,范维生趁着门帘空挡,自然看到胯马而立的众人,知晓是冲他而来。

“阁下相必就是昨夜出手之人吧。”后腰挂刀之人,沙哑者嗓子道。

李尘风自不会躲避,反倒与其争锋相对。

“正是!”

“我劝阁下莫要摊这趟浑水,大人发下话来,此次只取一人,其他人就当不存在,放一条生路。”持刀男道。

“哦,那为何刚一箭正对我眉心,你家大人说话看来并不好使啊!”李尘风道。

挂刀男子所言并非虚假,本是他一时手痒,杀心难忍,自是射出一箭,没成想非但没有致命,反倒成了自己的话柄。

范维生自将对话听的清楚,眼下众人亦有拖难选择,他又如何厚颜无耻般,不顾他人性命。

“李兄弟,将我交出去吧,相识一场,我亦满足!”范维生道。

李尘风正面回答范维生,目光望向挂刀之人道:“我既然答应送你到天水,自然不会食言,再说我也没有白白吃亏的习惯,尤其是放冷箭之人。”

范维生还要开口,被一旁的顾老头劝阻,索性不再讲话,苦恼的坐在车内。

“好,今日就改了你这不吃亏的习惯!”挂刀男子说完抬手挥下。

原本待命的众人,早已将上弓的弩箭射出,目标并不是只对准黑衣男子一人,而是整辆马车。

李尘风自不会袖手旁观,前身纵跃而出,单手撑在马背之上,身体接力腾空而起,空翻一圈落在马车前头,手掌凝指,抵挡射来的弩箭!

弩箭看其轻巧无比,可威力却比弓弩要大,本就是奇袭的物种,缺点自然很多。

李尘风剑气大开,无形剑气如同风墙般伫立在马车前,将射来的十几只弩箭尽数挡下,当然偶尔的漏网之鱼,也被其指剑斩断。

随后身影踏出,朝胯马众人而去。

看着快要行到跟前的黑衣男子,持弩众人将弩扔在地上,不再浪费时间拉弦蓄箭,皆都跳下马背,从腰间拔出长刀,垂臂而持,并站一排,一股肃杀之士。

挂刀之人低音微启,沙哑道:“杀了他!”

持刀众人听完号令,手臂微侧,手中长刀刀刃侧转,刀刃朝外,拖刀迎风而行,步伐之大,隐有破空斩首之势。

李尘风看这独特的持刀法,心中虽然称奇,可刀皆已到了跟前,不得不躲!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