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孽

第二十一章 【021】离死不远了?

阿阳哥2020-04-14 16:09:5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金雨神识一卷,四株仙灵草同时飞入炉中。随后小心地操控天火,准备提炼精华,去除杂质。但他万万没想到,他的意念才动,天火已经卷过四株灵草。金雨心中暗道,完了,仙灵草变草木灰了。

  可下一个瞬间,他便呆住了。

  天火一卷而回,原本的四株仙灵草,已经变成了四团颜色深浅不一的液体,所有杂质在刹那间被天火烧成虚无,连渣子都没有,直接消失了。

  金雨眼珠子差点瞪飞了。他神识一扫便清晰地感觉到,这四团液体的纯度达到了百分之百,里面没有任何杂质。

  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果然是美女配英雄,天火配天才啊,这世界看似混乱无序,其实天意早已经注定,从此以后,我就是这何童天第一仙丹师了,哪怕是打开天眼,我都找不到对手啊,仙界之大,很快就容不下我了…

  但他随即又想起,自己现在还只是虚仙,仙界最低修为而已,顿时思绪又从高级位面回到了现实中。

  “你做的很好,以后我就叫你蓉婖吧。”金雨温柔地将自己的意念传递给涅槃之火。

  而涅槃之火立刻兴奋地抖动起来,那无限的欢愉,深深地感染了金雨,好似看到了井蓉婖在他的怀中,花开花落,婉转娇啼,想要融入他的身体一般。

  金雨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这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天道感悟,又深了一层。对炼丹的理解,到了一个新的层次。他好像融入了法则之中,在天道的包裹之下,开始炼丹。

  融合,孕灵,凝丹,封灵,收丹,无数手印如天道挥舞,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道韵流转,好似九天白鹤凌云舞,万朵雪花绕寒梅,叮叮一阵脆响,十二枚丹药落入玉瓶。恰如一曲琵琶终了,收拨当心一划,寂静无声。

  金雨没有去看那十二枚丹药,已经无需再看,肯定都是极品。这一刻,他有了一种神灵般的自信。他的作品,只有供人仰望,无人能超越。嗯,至少在虚络丹上如此。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

  金雨将那海量的仙灵草,都变成了仙丹。从一品到三品都有。也就是说,他已经是三品仙丹师了。这还是他找不到四级仙灵草,才被迫止步在三品仙丹师。

  收起鸿钧炉,金雨意念一动,赵相君刹那间飞回,变成手镯缠绕在他的腕上。金雨轻轻抚摸了一下赵相君,手镯扭动了一下,似乎滚烫起来,金雨赶紧松手,瞬间出了玲珑世界。

  从外面看金雨,好似只消失了一瞬间。

  但这一瞬间,金雨已经从一个冒牌仙丹师,变成了货真价实的三品仙丹师。真正的货真价实,都是极品。

  他漫步走出洞府,选了一个远离白水香的位置,观摩荷百桥渡劫。

  白水香正自惭愧,忽然感觉到金雨走出来,她立刻恢复了平静。但等她看到金雨站的位置,却又怒气陡生。你看了我的清白之躯还有理了?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离我那么远。哼!

  但她随即就发现自己错了。金雨站在那里,没有丝毫委屈的样子。相反,到有一种浑然流转的道韵,仿佛融入了虚空。那是一种对大道法则的深层次体悟,才会有的景象。这一刻,金雨似乎充满了无穷的吸引力,他的身形好似雕像一般悬在她的识海中,可以供她每时每刻任意观想。

  白水香不由得彻底呆住。怎么会这样?就因为我瞪了他一眼吗?还是第二眼的作用?难道我的眼神可以让人感悟天道?还是可以打造极品男人?我再瞪他一眼,他会不会变成天仙?天下还有这样的男人吗?

  无数念头纷至沓来,充斥在她的心中挥也挥不去,这一刻,她陷入了凌乱中,天仙的修为似乎没什么用,压也压不住。她只是呆呆地看着金雨,她感觉到自己彻底沉沦了,没有人能救自己,除了这个不让自己瞪的男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雨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白水香这才发现,荷百桥已经渡劫完毕。而金雨正在修复聚灵阵,卓九峰正兴奋地等着进入。似乎没有人注意自己,她这才悄悄地松了口气,暗骂自己不争气,心境修为下滑的如此厉害,好像直接到底了。

  卓九峰的速度显然不如荷百桥,但也在三个时辰之后,便引来了漫天金云。随着滚滚雷声落下,白水香终于借着这一声轰鸣,成功地移动了自己的身体,转过身去,走向那个临时洞府。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看下去了,那个人肯定已经知道了。他心中不知道正如何嘲笑我。也许荷百桥也看到了,也许卓九峰也看到了,也许……没人看到吧?

  白水香的脸颊滚烫,好似掉进了炼丹炉,正有天火在烤。她感觉到似乎有两道目光在烧灼她的后背,也许是三道,不,卓九峰在渡劫,那就是两道。她保持着矜持的身姿,却陡地加快了脚步,逃也似地冲进了洞府之中,这才松了一口气,却又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如此的急躁和刺耳,搅得她心烦意乱,六神无主。

  我要修炼!她大声对自己说。然后取出了蒲团放在地上,盘膝坐上去,闭上了眼睛。随后便听到自己心中,有两个声音在争吵。左边一个大声呼喊着,我要追求大道,我不能沉沦欲海,让自己的**左右!右边一个立刻反驳,这就是你的本心!如果违背了自己的本心,就会心魔丛生,你的修为就将止步于此,永无寸进!还追求什么大道?

  两个声音吵成一团,最后好似扭打了起来,搅得她心中一阵烦恶,两耳轰轰如雷鸣,悠然之间天地忽然倒置,她发现自己一口鲜血喷出,随即便看到了一只手,扶住了自己软倒的身躯,那人的声音竟然如此温柔:“你没事吧?”

  白水香放心地晕了过去。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