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孽

第九章 秋猎(二)

阿阳哥2020-04-15 12:09:4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满意的欣赏着几人变幻莫测的神色,牧歌是故意的,只是想通过这条线,找出到底是谁要暗杀她!

  哼,她一定会揪出这背后的人,如果在身边留着这样一个隐患,她会吃不好睡不好,时时提防,迟早会把拖垮她,只有揪出暗中的人,彻底把危险铲除,她才能安心去寻找忆如烟他们。【】

  就在这时,那些陆续赶来的人也已经赶到了,纷纷从树林中走出,皆被眼前混乱的战后场面惊住,这是一场怎样的战斗啊,也越发的让人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众人看见五家中四家领队都在时,仿佛商量好似的,集体止了声音,在不远处默默的看着。

  眼见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漠行阁领队轻咳一声,有礼的向牧歌发出邀请,“请问,你可以跟我们回去一躺吗,只要把事情的具体经过说一下就行,因为这事恐怕不简单。”

  言下之意,这件事情不是普通的事件,极有可能和一些麻烦事扯上了关系,牧歌作为唯一与不明人士交过手的人,自然需要从牧歌那里了解一些事情。

  而他之所以对牧歌这么礼貌,完全是介于亚瑟特尔的不寻常反应,或许,亚瑟特尔认识牧歌也说不定?

  亚瑟特尔是什么人,可不是普通的一个学院的领队,他和他们的身份可不同,亚瑟特尔的身份可不平凡,就算他们最高的领袖见到亚瑟特尔都是站在一个位置平等相处,和亚瑟特尔相熟的人,他自然不敢得罪。

  她能说不吗?除去态度不明的亚瑟特尔,也还有其他三人,就算她再厉害,有兽兽们帮忙,外加她可以越级杀人,也不能安然从他们眼皮底下逃之夭夭吧,更何况她还是圣灵学院代表,估计明天一上擂台,就被他们认出来了,只好点点头,“好!”

  “那太好了,我们走吧?”漠行阁领队心中送了口气,他还在担心牧歌会不会不愿跟他们回去,毕竟他们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哪有刚见面就让别人跟自己走的。

  望了一眼围了大半圈的人,牧歌嘴角抽搐了一下,有那么轰动吗?竟然引了这么多人过来,她还特意跑这么远好不好。

  在众人好奇和疑惑的目光中,牧歌跟着几人穿过人群,直至走出森林,后面都跟着一大波好奇的小尾巴,偏偏她还不能说什么,要是平时她还能想办法摆脱这些人,看了一眼旁边几尊大神,人家压根没有任何反应,早就被人看习惯了。

  算了,她就当后面的一群是路边的花花草草好了。

  还没到城门口,远远的就看见一队人马正急匆匆的从城里出来,然后飞快的从牧歌身边掠过。

  看见一群人从身边头也不转的离开,牧歌一头雾水,立刻灵魂传音道,“布布,发生什么事了?你们这么着急是要去哪?”

  听见牧歌的话,布布立刻激动起来,从院长的胸前跳出来,站在院长的背上转过身,一眼就看见了牧歌,立刻欢快的从院长背上一跃而下,然后撞进牧歌的怀中,开始嚎啕大哭,“主人,布布好担心,以为再也见不到主人了,刚才突然和主人失去了联系,真是吓死布布了,呜呜呜。”

  “乖,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刚才是有事,所以不得已才和你断了感应,下次不会了,好不好,不要哭了。”轻拍着布布的背,牧歌伸手抹去布布眼中滑下的泪珠。

  “哇…”听见牧歌的保证,布布紧紧的扑进牧歌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

  天知道,它在突然失去牧歌感应的瞬间有多么害怕,比院长当初离开它还要难过,当它知道和院长失去感应,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之后陷入沉睡前,是那么无助,那时候它还什么也不懂,现在它懂了,那叫伤心,叫难过,叫失落,叫害怕…

  它真的好怕牧歌也会突然丢下它,然后一去不返,虽然它现在已经重新找到了前主人,但是她依然不想和牧歌分开,是牧歌让它知道了什么叫情感,什么叫喜欢,什么叫无法割舍。

  这一切都是牧歌带给她的,牧歌就像它心中的一盏明灯,没有了牧歌,它的世界将一片黑暗!

  感觉怀中突然一空,院长猛的停下脚步,焦急的转过身四下张望起来,完了,完了,嘴里不停嘀咕着。

  “院长,你在找什么呢,我们快点走啊。”菲雷斯扯着嗓门大喊,脸上的焦急一览无余。

  见此,牧歌更加疑惑,“布布,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为什么这么慌张?”

  “呜呜呜…刚才,我突然发现和主人的感应消失了,正好听见有人在讨论什么,城外的天空不对劲,恰好我们正要去看无念,结果发现主人不在,而且一直没回来,所以大家猜测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所以才打算去事发地点看看。”呜咽着说完,布布抬起头,话里满是喜悦,“还好主人没事!”

  听了布布的话,牧歌送了口气,她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没想到竟然是因为她,好笑的摇摇头,抱着布布向正慌张四处寻找布布的院长走去。

  “院长,你在找什么?”

  一声童稚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院长不敢置信的抬起头,一眼便看见精致的小人儿,一脸笑容仿佛纯真的天使,怀中的布偶娃娃不正是他心心念的人儿吗?

  “布布!”一把从牧歌怀中把布布抢过来,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一圈,才放下心,满脸严肃的说道,“下次,不许乱跑了,知道吗,你差点把我吓死,就算有事要离开,也要和我说一声,不然我去哪找你。”

  “人家看见主人了!”布布仰着脑袋,话语里满是兴奋。

  院长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站在他面前的天使不是牧歌是谁?

  一拍额头,院长万分歉意的看着牧歌,“呵呵呵…年纪大了,你知道的嘛…呵呵呵…”装作若无其事的傻笑着,院长十分尴尬,刚才竟然没有发现眼前的人竟然是牧歌。

  不过也不怪他,因为牧歌给他的印象一向都是干净整洁,洁白的衣服上从来都是一尘不染,可是现在,牧歌满身狼狈,除了脸上还算干净,一身白衣不仅布满条条破洞,更是白衣变灰衣,怎么看都像被打劫过一般。

  “牧歌!你这是…”看见一身狼狈的牧歌安然出现在他们眼前,不是幻觉,是真的!威兹曼格莱特有些凝重。

  “哇擦嘞!她竟然真的动手了!是她动手的对不对,牧歌你等着,我这去给你报仇去!”伊戈尔嘴里爆着粗口,那边就要转身去找某人给牧歌报仇。

  刚走两步,衣领就被人拎住了。

  “放开我,没看见有人欺负牧歌呢吗,真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就分开这么一会功夫,就敢朝牧歌出手,我一定要让她好看!”抓着手臂,想要摆脱伊泰尔的束缚。

  哎,伊泰尔甚是无奈的叹气,“你能不能先听牧歌说完。”

  “跟你们回去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人在跟踪,然后就把他们引到了这边,之后打了起来,再然后,就是你们看见的这样了。”双手一摊,牧歌耸耸肩。

  “知道是谁吗?看清长相了吗?我们派人去查,一定找出这背后之人!”菲雷斯也不甘示弱,脸上的愤怒毫不掩饰。

  “杀手头领曾说过,是皇室的人。”

  “你看吧!我就说了,一定是她!快点放开我,我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伊戈尔满脸自信,他的猜想果然是对啊。

  “无凭无据,你找什么理由给人家颜色瞧瞧?”伊泰尔甚是无奈,哥哥啊,你总是这样有情有义,但是,他也爱惨了这一点,这样有血有肉,能按照自己想法来的做法。

  “我,我,我,那也不能就这样算了啊!”伊戈尔结疤了几句,愣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然不会就这样算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有一丝线索,我们就一定能揪出这背后之人,到时候还怕不能给牧歌报仇吗?”威兹曼格莱特风轻云淡的幽幽说道。

  果然,威兹曼格莱特永远是头脑最清醒的那一个,牧歌感慨。

  就在这时,众星捧月的埃米莉也走城中走出来,原本满脸笑意的她在看见牧歌的瞬间,笑容就僵住了,满眼震惊!“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说着,猛然用手捂住嘴巴,然后佯装咳嗽把这个话题带过。

  “我怎么了?是不是看见我不仅没死,反正好好的站在这里,让你吓了一跳?”勾起嘴角,牧歌满是嘲讽的看着吓的花容失色的埃米莉。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移开目光,埃米莉满脸心虚,握着手帕的手心已经被汗水侵透了。

  “是吗?或许我可以去找杀手工会,问一问这把刀是的主人是谁?他最后接的任务又是什么,虽然比较麻烦,但是总归能找出背后的人。”牧歌说着从纳戒里拿出九转金月刀,造型独特,一拿出便吸引了一大波觊觎的目光,却碍于在场的几大重量级人物,不敢出手。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